1. <form id='eefcc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eefcc'><sup id='eefcc'><div id='eefcc'><bdo id='eefcc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很现实的一段对话~

            作者: 冬冬 分类: 影音推荐 发布时间: 2014-12-09 11:23

            应该有很多人都看过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吧,在电视剧里有这样一段对白

            纪晓岚与和珅的经典对白,有没有发现,其实和大人才是对的。穿越啊,悲哀啊

            有人说是阴谋论,有人说是偷换概念,无论如何,剧本是当代人写的

            历史上的和珅究竟是个大贪官还是个替罪羊,这就留待后人评说了

            注:这个视频可能是多年前的流行,此视频仅提供给未看过的或不知道的。

            视频版

            IOS地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纪(端起杯子闻了一下杯中的酒):哎呀,好酒,真的是好酒!
            和(微笑着):果真不愧是纪晓岚,一闻就知道是好酒。实不相瞒,这酒是我从京城里带来的,一直舍不得喝呀。
            纪(大笑):和大人,算了吧,有这样的好酒,你还能不孝敬皇上?
            和(微笑摇头):纪先生,说句心里话,这酒呀,只能与知音同享。
            纪(微微冷笑):堂堂和大人,你的知音会在牢里?
            和(端起羽觞,微笑):三国时,曹操煮酒论好汉,他对于刘备说:天下豪杰,唯使君与操耳。今夜和某有同感呀!
            纪(冷笑):和大人,大奸与大善岂能相提并论?和大人这是夸我呢,还是骂我呢?
            和(无可奈何地笑着):行行行,君忠我奸,君廉我贪,君善我恶,行了吧?天下清名被你占光,天下恶名被我占光,既然如斯,你我还不当饮上一杯吗?
            (纪与和笑着举杯喝酒。)
            纪(放下杯子,神色稳重):和大人,咱们仍是得说点正事吧。
            和:你说。
            纪(脸色愈加庄严繁重):燕城府的大小官吏,居然把皇上拨下来的赈灾粮食换成了麸料发放给灾民,和大人可晓得这件事?
            和(漫不经心):噢,我晓得。
            纪:那和大人不感到愧疚?
            和(微微笑了):偏偏相反,我倍感欣慰呀!
            纪(吃惊地)为什么?
            和(微笑着):纪先生有所不知,这一斤粮食可以换三斤麸料,这也就象征着,原来只能救一个人的食粮,现在可以救活三个人。
            纪(口吻慢慢愤怒):可麸料是牲畜吃的,不是给人吃的!
            和(不耐心地)唉,灾民也算人吗?
            纪(震惊的):你说甚么?
            和(轻描淡写地):你不要把眼睛瞪那么大。……你知道不知道,即将饿死的人,已经不是人了,那就是牲畜!快饿死的时候,还管你什么麸糠呀,那是好东西!草根,树皮,土壤,均可以吃!
            纪(万分沉痛地):此话出自堂堂和大人之口,真是使人震惊呀。
            和(安静地):你当然觉得震惊。你是一介书生,你只会坐在书斋里读读圣贤书、骂骂当朝者而已!
            纪(恼怒地拍案):当朝者不公自然要骂!
            和(无可奈何地):你干嘛火气这么大……来来来,饮酒饮酒……少安毋躁……
            (纪与和又对于饮一杯。)
            和(放下酒杯,慎重地):纪先生,你见过吃观音土活活胀死的人没有?
            纪(有些困惑地):甚么是观音土?
            和(苦笑):看看,你不知道……还有,你见过千里平原,所有树木的树皮都全体被啃光的情景吗?
            纪(吃惊地):啊?
            和(苦笑着摊开双手):这易子而食……噢,这你当然据说过,那只不过是史书上的四个字而已。可我是亲眼见过地!……这换孩子吃呀,那就是锅里的一堆肉!
            纪(说不出话):你……
            和(真挚地):你认为我毫无人道是不是?你认为我只顾敛财,是不是?……我亲身到灾区去过,到那儿一看,我心都凉了,那时候我才晓得,不管朝廷拨下多少赈灾食粮,永远也不够!我若不想法变通一下,纪先生此来,看到的就不是灾民,而是白骨喽!
            纪:这……赈灾的食粮不够,可以再向朝廷恳求拨放嘛
            和(苦笑):朝廷?你知道国库里还有多少银子?你不知道,你基本就不知道!……征大小金川,平准噶尔部,现在国库就是个空壳子了你知道么!
            纪(浮躁的)可朝廷仍是发了赈灾粮食!……我看了他们的帐本,大大小小的官员,全体在侵吞着赈灾的粮款!
            和(阴森的):救民先救官!官都活不了,还救甚么民!
            纪(恼怒地):荒谬
            和:这是事实!……哎,我问你,这千千万万的灾民呀,救灾的粮食,是你去发,仍是我去?还不得靠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!喂饱了他们,他们才肯替我卖命!
            纪(冷笑):真乃旷古之谬论!贪污纳贿竟然还有了大道理!
            和(无奈的):这是几十年官场生活换来的大道理,这是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换来的金道理呀纪先生!……你怎么就不懂呢!
            纪(恼怒地):食君俸禄,为君分忧,点点滴滴皆是民脂民膏呀和大人!你怎么忍心再从灾民的口里,抠出一粒粮食!
            和(无奈地):又来了又来了,喝酒饮酒……
            (纪与和再次共饮。)
            和(放下酒杯):纪先生,这官字两个口,先喂饱了上面那个口,才干去喂下面一个!
            纪:宋有包公,明有海瑞,康熙朝有施公,代代清官,愧煞大人!
            和:那好,那我问你,这古往今来,多少清官,多少贪官?
            纪:清官如凤毛麟角,贪官如黄河之沙。
            和:还不是!那我不依附那些贪官,我靠谁呀!我这个军机大臣,若没有那些贪官在下面撑着,那就是个屁!……我容易吗……

            出自: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第一部第8集18分开始

           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